新闻分类
与其他同龄妇女似乎没有太多不同
2020-03-08 00:5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王娟是黑龙江人,和丈夫刘强原本有一份不错的事业。 2008年,王娟在南宁加入传销组织。为发展下线,她把丈夫、两个女儿和多名亲戚拉进来。 2010年8月,王娟和多名传销人员从广西南宁市把组织总部搬迁到合肥市滨湖新区。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传销人员的口号竟然是来合肥帮助“建设领导人家乡”。

除了传销组织的庞大之外,检方指控的涉案金额同样令人瞠目:2.4亿元。

据介绍,由于涉案人员众多,庭审预计将持续3天。 (被告人均为化名)(通讯员李玥玥、程婷、记者李进)

2010年,黑龙江女子王娟打着“建设国家领导人家乡”的旗号,来到合肥市滨湖新区“发展事业”。短短三四年,这个传销组织竟发展到8500多人。昨日上午,包河区法院开庭审理这起特大传销案件。检方指控42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此案由于涉案人员多、金额大,堪称近年来合肥重拳打击传销第一大案。

公诉人员宣读完起诉书之后,多名被告人却当庭翻供,声称当初在警方所做的供词有误,不属实。

昨日,共有42名传销人员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出庭受审。

在合肥扎根后,这个传销组织进入疯狂的扩张期。到2013年上半年,王娟、刘强等人以“资本运作”为名,发展下线均超过30人,层级达到三级以上。检方指控,王娟领导的传销体系共有老总200余人,传销人员共计8500余人。

41岁的王娟个头不高,与其他同龄妇女似乎没有太多不同。检方指控,她是一个总人数8500多人的传销团伙的“带头大姐”。

王娟说,案发后,他们被警方抓获,随后接受调查。 “我们非常疲劳,脑子都不清楚,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法官询问王娟对指控事实是否有异议,王娟答“有”。法官进一步追问“有哪些异议? ”王娟又说“我没听清楚”。

调配111名民警保证庭审秩序

庭审中,律师团队也尤其庞大。由于辩护律师太多,辩护席上,很多律师不得不加座,以保证能听得清楚,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此外,还有百余名被告人亲属前来旁听。

第三、第四被告人说,自己的身份证当初是被王娟拿去的,自己并未参与传销组织。第五被告人则说,自己从2012年9月以后就与这个传销组织脱离关系了。

此案在包河区法院最大的法庭审理。 42名传销人员受审,堪称规模庞大。为保证庭审有序进行,公安、法院等部门共调配了111名民警押解被告人。庭审时,50多名民警在法庭旁听席上入座,维持秩序。

第二被告人刘强与王娟是夫妻。他同样当庭翻供,称归案后非常疲劳,说的都不是真的。公诉人员当庭出示证据,上面有刘强的签名和手印。对此刘强称:“我疲劳、眼花,人家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

42名传销人员受审多人当庭翻供

2012年2月,第五被告人蒋某开始在这个传销组织中担任人事总监。蒋某并不需要做太多事,只需“指导”传销人员如何发展下线,并到各处给传销人员上课。但是,蒋某的工资却高得惊人,最少也有几万元。其中2012年4月,他的工资和奖金竟达到16万多元。

逐级瓜分财富夫妻俩获利五六百万

王娟和丈夫刘强从中疯狂敛财。刘强称,夫妻俩共获利五六百万元。检方指控,传销组织以纯虚拟的份额作为“产品”,通过广泛发展人员购买份额,建立起上下级网络关系,再由其上线人员对所购份额按比例逐级瓜分。也就是说,底层传销人员非但赚不到钱,反而会赔钱,且越陷越深。

多名被告人承认,为了在传销组织中迅速提升地位,获得更多“回报”,很多人将自己的亲戚朋友拉了进来。第一被告人王娟就将丈夫刘强、两个女儿以及多名亲戚邀请入伙,并将丈夫发展成直接下线。证据显示,她建立了“总裁”、“总监”、“各组负责老总”、“经理室总管”等多层次的管理机制。合肥地区又分别配有行政总裁、体系总裁、人事总裁、教育总监、自律总监、申购总监、产品总监、自律配合、申购配合等职务。

41岁妇女组织八千多人传销团伙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tarwincom.cn黑龙江省尚志市静汕兹服装有限公司 - www.starwincom.cn版权所有